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八十九章 世界以痛吻我,要我报之以歌。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医院门前,姜慕依拒绝了坐上姜子琛的车,让他先回家。就爱上 【頂【点【小【说,.她一个人走在了公园里一条布满了鹅卵石的小路上,触目之处皆是一片青葱,万物复苏,那是春天的颜色。

    那个人,叫做季岩是吗。

    她从未认识,更不知他代替了她的丈夫,让阿沫怀了孕。也不知她的丈夫被阿沫如此威胁过:拿她的命。这些都不知道,又怎么会知道古灵精怪的库特,她悄悄以为有朋友缘分的库特,是蓄谋一步步走进她的世界……

    如高霆风那般真心真意的人,世上不多,遇到了,更是难得。认识了一个这样的朋友,就奢望认识第二个这样的朋友,她真可笑不是吗。

    阿沫怀孕之后,慕慕让季岩退场,她猜想,从将计就计开始,慕慕就摆了一盘棋,引阿沫进地狱之门。

    之后的事,季岩也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兜兜转转,赫连慕,你该出现了吧……

    无奈苦涩的眼神,投向不远处半弯着腰逮蝴蝶的女孩儿,不知道从她的肚子里离开的宝宝,是男是女。

    他说过,他想要一个女儿。

    爱一个人大约是你将他所有的话,无意都放在了心上罢!

    不知不觉绕公园走了一圈,累了,也想回去了,转身,却竟又看到了之前逮蝴蝶的女孩儿,她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样子,捏着白色蝴蝶的翅膀,看着翅膀的眼神,让人无从辨析。可那双单眼皮的双眼。忽然就落了泪,望着蝴蝶。然后,姜慕依看到她放了它。

    她轻轻走近。听到她微笑的自嘲着呢喃了一句:“蝴蝶,我知道,你是想要飞的。我真残忍,起了玩弄的心就要把你逮住,其实是因为我喜欢你。但囚住你,总是不对的。而且,在我的手里。无论我多喜欢你,你最终还是会死,我终究会失去你。谁让我不懂喂养你,谁让你也不希望和我作伴。与其让你死在了我的手里,不如放飞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冷血的姜慕依一向不关心别人的心情,这世上苦大于乐。谁都要冷暖自知。

    她过早的看清了所有凉薄。却在这一刻,因了别人的心情而一同感伤起来。

    居然做出了一个没经过大脑的举动:她坐在她的身边,不看她,却是笑着问了一句:“下辈子,想要做蝴蝶吗?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还是想要做人的。”那个女孩儿诧异的看了她一眼,然后说,“只是别让我出生在这里。最好把我扔在一个遥远的,别人都不想踏足的地方。那里。有懂我的人,也有我爱的人。我们相互构建一个友好的世界,每天一起看书,一起聊天,一起骑马,一起喝酒,一起天高海阔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这些,女孩儿嘴角那道憧憬又泛悲的弧线,让姜慕依隐隐感到心疼。

    她像一个大姐姐一般,揉了揉女孩儿的脑袋,说:“才十八岁啊,日子还长着呢,怎么心事那么多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纤细:“大姐姐,最近我看了一本书,看到最后,我在那一页留下了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姜慕依配合着问。

    兴许有人就是这样,一眼见到便觉得他是能聊心事的人,所以,这个女孩儿没有问她是谁。其实何必问,陌生人聊聊心事,然后分道扬镳,也许这才是世界上最好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人生是没有意义的。”那个女孩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